首页 »

临时组建的工程指挥部,怎就成了贪腐“特区”?

2019/9/11 22:59:48

临时组建的工程指挥部,怎就成了贪腐“特区”?

大到家具、电器,小到孙女的奶粉、纸尿裤,甚至一双袜子,衣食住行样样都在公家报销……湖南衡阳市纪委近期查处的衡阳县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彭应龙的案件,揭开了部分工程指挥部管理混乱、腐败频发的盖子。

 

据记者调查发现,有的地方指挥部由于制度不全、监督不力等因素,违纪违规现象频频发生。有些指挥部的公共资金,通过违规报销、挪用等方式流入私人腰包。(见7月6日《新华每日电讯》)

 

因为建设重点项目或重要工程的需要,各地通常采用建立临时机构的做法成立相关工程建设指挥部,待工程完工,工程建设指挥部也同时或被撤销或自行终止。应当承认,建立工程建设指挥部,在工程建设组织协调、质量监督、进度推进等方面取得的成效是有目共睹的。但另一方面,由于监督缺位,,一些工程建设指挥部其发生的腐败问题不可等闲视之。

 

从彭应龙案看,2011年至2013年,彭应龙用公款购买私人物品的记录就有50多条。其中,彭应龙贪污公款在衡阳市一家高档服装店的消费超过30万元,一件貂皮大衣的价格就高达7万多元。

 

而其主要的贪腐行为,恰恰发生在兼任项目指挥部指挥长期间——2010年起,彭应龙在担任衡阳县政协党组书记、主席的同时,还在县里兼任利德有陶瓷和衡利丰两个重点发展项目的指挥长。

 

彭应龙何以能够利用自己在工程指挥部任职的机会来伸手,且总是屡屡得手?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利用了“临时”机构管理上的薄弱点。

 

较之正式机构,针对临时机构的监管,往往付之阙如。现实中,因为是临时机构,监管部门往往有意无意地放松了对这些工程指挥部的严格管理;更有甚者,以工程指挥部推进工程建设需要的名义,有些“变通”也可以被理解和原谅,一些存在的违纪违规问题也就被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一些工程指挥部,也看准了上级对工程指挥部“高看一眼、宽松一些”的“空间”;加之本身廉政意识弱化,总以为工程建设指挥部“因事而设、事了则撤”,人员从多个单位阶段性抽调,规章制度也不健全,作为临时机构,谁也不来管、谁也不想管、谁也不屑管;更鉴于工程结束后谁也管不着的实际,便自成了“独立王国”而致贪腐多发。个别贪欲汹汹的一把手,则更是凭借着自己的特殊权利,置党纪国法、财经纪律、财物制度于不顾,想方设法变通捞钱。

 

“我把自己所管单位和自己所管项目的钱看成自己家里的钱,想花就花,想用就用”,彭应龙的想法应是代表了一部分贪官的共同犯罪心理。

 

当上级有关部门因持“临时”观念疏于监督之时,当工程建设指挥部自身抱“临时”之念而淡忘自我监督之时,工程建设指挥部在廉政建设上要不出事才怪。须知,工程建设领域是腐败问题最易诱发和多发的地方,且发生在工程指挥部的腐败也并非个例。中国裁判文书网载,自2007年至2015年,全国各级法院至少有1066起案件涉及工程指挥部里的贪污,覆盖全国31个省份。

 

因而,对于工程建设指挥部的监督检查必须从成立工程指挥部那天起就同步跟进监督,并将监督渗透到与工程建设有关的方方面面。具体而言,比如要切实完善、严格落实指挥部的财务管理制度,杜绝费用报销由一把手“一支笔”说了算;比如项目资金要严格按部门归口拨付,不能任由指挥部“自作主张”。总之,要确保工程指挥部的各项工作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任何情况下都经得起检查。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将反腐工作归纳为“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他多次强调要“保持高压态势不放松,查处腐败问题,必须坚持零容忍的态度不变、猛药去疴的决心不减、刮骨疗毒的勇气不泄、严厉惩处的尺度不松,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发现多少查处多少,把反腐利剑举起来,形成强大震慑”。工程建设指挥部不应成为反腐的禁区和空白地带,上上下下只有树立起长期作战的思想而不是“临时”应付的观念,做到真査真管、严查严管,才能减少和杜绝腐败的发生。

 

而只有把重点项目或重要工程建设指挥部的廉政建设跟进了盯紧了,也才能真正避免“工程上去了,干部倒下来”的尴尬局面,最终也才能将重点项目或重要工程建设扎扎实实搞上去。